今天是
友情连接
QQ交谈 繁體中文 English
电影剧本欣赏——醉枣剧 | 君悦苗圃——专业骏枣苗、骏枣接穗供应基地
新闻搜索
 
最新新闻
1  阿拉善枣树苗_鄂尔多
2  【植树节快乐】绿满神
3  沙漠枣树苗_草原枣树
4  【重自然规律】生态治
5  银川枣树苗_贺兰山枣
6  【助蒙生态强】谋五位
7  枣品种知多少——狗头
8  和田玉枣苗_和田大枣
9  【阿拉善老兵】阿拉善
10  壶瓶枣苗_壶瓶枣树苗
热门新闻 点击
 枣树嫁接技术全解读( 24063
 占地枣树苗|太原|榆 5292
 枣树嫁接之舌接篇(图 4805
 【骏枣致富经】CCT 4626
 骏枣花期(夏季)管理 4419
 2012新疆红枣市场 3915
 矮化密植骏枣苗|宽窄 3460
 枣树地除草剂的选择与 3149
 种植枣树|矮化丰产枣 2975
 【年味枣传统】年货市 2698
     新 闻 中 心
电影剧本欣赏——醉枣剧
双击自动滚屏 来源:天涯剧社 发布时间:2019-2-9 16:38:10 阅读:96次 【字体:

从今天开始,我会陆续在天涯上发表我的原创电影剧本——醉枣,希望大家能够持续跟进支持我,也希望能够听到大家的宝贵意见,谢谢大家!
  故事梗概:
  程璐清明节给姥姥扫墓,在姥姥墓前下定决心要通过做醉枣的方式来纪念她,但是程璐做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在寻找做醉枣的方法时,她和堂妹晓雯一起去了姥姥的老家忻州,在这里,她们意外得知了姥姥的许多往事,由此引出故事。
  在忻州,姐妹俩结识了林奶奶、胡爷爷和林德维,他们分别从各自的回忆中将程璐姥姥(淑伶)的过往拼凑起来,使得淑伶及她周边人物的往事逐渐完整清晰地浮现出来。
  林奶奶讲述了淑伶和桂枝以及柱子以枣园为背景的童年友谊,待他们成长为青年,在三叔思想行为的引导下,三人逐一离开家乡,外出闯荡,后来因为机缘巧合又重聚,进而发生了一系列的亲情、爱情、友情
的感人故事。
  淑伶的三叔是个非常正面的有为青年,他不甘心作一个阔家少爷,却心怀天下,不顾家人的反对,偷偷跟着部队去打日本人。几年后他让柱子转交给他大哥武仲轩一张纸条,武仲轩随即做出一个重大决定——家财散尽,以求平安。最终武仲轩由于捐赠家产充公而被封为红色资本家,在批斗会上带着大红花成为被表扬的对象,而和武家对面的林家老爷却因那次会上被批斗而家破人亡,全家只剩下二儿子,就是后来跟桂枝结婚的林德维。柱子因为与三叔的偶遇而决心离家追随部队去闯荡,而淑伶也在几年后偷偷离家去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准格尔旗革校。
  林奶奶就只讲到这里,林奶奶的孙子林鹏飞告诉晓雯和程璐,林奶奶就是桂枝的真相。
  在林奶奶的葬礼上,晓雯收到林奶奶留给她的一串佛珠,并偶遇胡叔叔,胡叔叔又接着讲了淑伶到准格尔旗革校后的一些事情。淑伶在到准格尔旗革校学习一年后偶遇柱子,两人间开始书信往来,逐渐生出感情。柱子借机申请调职到准格尔旗革校,和淑伶越走越近,最终因为柱子带着淑伶一起去做醉枣回忆往事,促成了两人相互表白心迹。
  这时,桂枝也跟随淑伶来到革校,已经无依无靠的桂枝一心寄希望于柱子能够遵守儿时双方父母订下的口头婚约,但是柱子一心只想娶淑伶,并向组织申请与淑伶结了婚,谁知当晚桂枝就选择了自杀。
  桂枝的自杀事件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告到上级,说是应该判处毁坏公共财产罪,毫不知情的淑伶哀求柱子找关系替桂枝求情,最终柱子的老领导帮忙,将桂枝的自杀硬是扳成了救火英雄。
  伤心欲绝的桂枝自杀未遂,却失去了双腿,绝望的她却被一坛醉枣唤起儿时的回忆,又重新燃起生的希望,她却不知这坛醉枣正是柱子和淑伶
爱情的见证。桂枝决定回忻州老家,组织上认定桂枝是救火英雄,给她安排了忻州教育局会计的工作,淑伶为了照顾桂枝,和柱子一起跟着桂枝回了忻州。
  在教育局,桂枝与林德维结合,但是桂枝误认为林德维是因为她头上的“救火英雄”的光环才选择跟她结婚,祸根就此埋下。后来林德维贪图权力仕途而诬告柱子是富农出身,本来就要晋升副局长的柱子因此而被批斗。淑伶误解桂枝和林德维合谋陷害柱子,其实桂枝根本不知情,柱子为消除淑伶对桂枝的误解,说出桂枝是因为当年跟柱子有父辈们的口头婚约必须避嫌才疏远他们的,淑伶知道真相后顿时觉得对桂枝有万分的亏欠,觉得无法再面对她,再加上柱子被批斗已经无法在忻州继续呆下去,因此决定离开忻州,自此再也没有回来。而桂枝也因为得知林德维陷害柱子的真相后将他逐出家门,并一生未曾原谅他。
  但是在剧本的最后,从晓雯与程璐的一段对话中,让林德维的形象有了一个大翻转。林德维对桂枝的感情是因愧疚而起的复杂情感,对于当年桂枝弟弟失踪的事情,林德维觉得自己是有责任的,所以他选择跟失去双腿的桂枝结婚,心甘情愿地在王妈面前扮演她失去的儿子阿庆,并且一直照顾王妈到去世,最重要的是,他一直都没有忘记跟桂枝的这段婚姻和感情,尽管桂枝到死都没有原谅他。
  而现实中的程璐和晓雯在寻找姥姥(奶奶)过往的同时也学到了很多,从长辈们的感人故事中学会了如何应对各自的人生难题。
  剧本以醉枣作为一条线索贯穿整个故事,程璐、淑伶、桂枝、胡爷爷、淑伶母亲纳兰这些主要人物都是通过做醉枣来怀念故人,所以最终选择以“醉枣”来命名该剧本。除了醉枣,还有一个重要的物件也是一条线索,就是淑伶母亲手中的佛珠,这串佛珠是她父母留给她的,而她又在临死前说要留给淑伶,淑伶因为觉得亏欠桂枝,在离开忻州前狠心把佛珠卖掉留给桂枝一笔钱,而桂枝偶然看到又想方设法将佛珠赎回,并最终作为遗物转交给晓雯。故事最终是以圆满的结局而结尾,而且很多悬念也是在结尾才得以解开,整个故事到此画上圆满句号。

主要人物简介:
  程璐:以做醉枣纪念姥姥,并由此引出故事。
  晓雯:程璐的堂妹。
  林鹏飞:桂枝收养的孙子,后来跟晓雯结婚。
  淑伶:程璐的姥姥,旧时武家大院的小姐。
  柱子:程璐的老爷,旧时武家大院长工老孙的儿子。
  桂枝:旧时武家大院厨娘王妈的女儿,后来认亲成为淑伶的干表姐。
  纳兰:淑伶的母亲,曾经是清末的格格,因逃难被父亲送到武家大院做媳妇。
  武仲轩:淑伶的父亲,晋商,曾掌管武家大院。
  三叔(武仲文):武仲轩的弟弟,新思想的代表。
  王妈:桂枝的母亲,因为儿子失踪而精神失常,又意外走失,多年后被找到回家,就一直把林德维当成丢失的儿子。
  胡爷爷:淑伶和柱子的旧识,曾经暗恋淑伶,却因营救柱子被迫与姚局长的女儿——喜欢他的小琴结婚,最终也未能向淑伶表白心迹。
  林德维:武家对门林家的二儿子,在当年的地主批斗中父母和哥哥均丧命,后来跟失去双腿的桂枝结合,但因诬告柱子而被桂枝逐出家门。

  序 幕

  1 程璐姥姥的墓碑前 日 外
  (在北方老家的农田里,新发的麦苗已显现出了即将茁壮成长的劲头,整个农田都被一层深绿覆盖着,春天的风显得有些大,吹弯了麦苗的腰,就连坟头上的那棵长势甚好的柏树也在风中摇晃着。程璐和爸爸妈妈、舅舅、舅妈五个人站在姥姥墓前,妈妈他们忙着烧纸、放点心、点炮什么的,只有程璐一人盯着姥姥墓碑上的字呆呆地站着。)
  跪在地上的程璐妈妈(把点心认真地摆在备好的盘子上边):璐璐,你前两天不是梦见姥姥吗,你跟姥姥说两句,让她别老挂念你。
  (程璐像是没听到,依旧不说话,只是站着。)
  程璐妈妈(像是对程璐的表现很失望,重重叹了口气。):妈,您和爸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们这边都好着呢,别总惦记着孩子们,也不用总回来看璐璐和晓雯,啊!大家都好着呢!
  程璐(突然说):姥姥,我要学做醉枣来纪念您!
  程璐妈妈(惊讶地转过头):什么?
  (其他长辈也都惊诧地扭头看着程璐。)
  程璐(盯着墓碑):我要学做醉枣!
  (加旁白:大家都很奇怪我没来由地说起做醉枣来纪念姥姥,妈妈一直惦记的是,前些天我梦见姥姥说要带我走的事,妈妈执意要我清明时跟他们一起来给姥姥烧纸,可是我却说出要做醉枣的事。其实我也觉得奇怪,姥姥已经去世好一年多了,可我依然觉得姥姥一直还在,即便梦境中她说要带我走,我也并不觉得害怕,这大概是因为姥姥一直都在我心里吧。)

  第一部分 寻

  2 程璐家 夜 内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各色灯光在城市中各处闪烁着,在一栋高层的居民楼上很多家厨房的灯光已经亮起来了,在其中的一扇窗里,程璐正小心翼翼地从高处的吊柜里双手捧出一个坛子,她打开坛子的封口,取了一颗醉枣放进嘴里细细品味,却又眉头一皱,轻声叹了口气。)
  孟源(美国人)(走进厨房,从后面抱住程璐,嘴巴凑到程璐耳边轻声说话):怎么了,亲爱的?味儿还是不对?
  程璐:(皱着眉)嗯!已经第五次了,再不行我也真就没辙了!
  孟源:那就先放一放,过一阵再做,兴许就成了呢!
  (程璐紧皱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微微一笑,侧脸吻了孟源,孟源顺势捧起程璐的脸亲吻起来,两人边亲吻边挪到卧室里,孟源用后背靠压着关上了卧室的门。)
  (镜头从关着的卧室门上移动到厨房的那个坛子上,久久停留,从坛子上现出片名“醉枣”)

3 程璐家 夜 内
  程璐正窝在沙发上看书,孟源开门进来。
  程璐(把头转向门口):回来了,老公!吃饭了没?
  孟源(低头换鞋):嗯,吃了。
  程璐(低下头看书,但又转向孟源):什么味啊?你喝酒了啊?这么大酒味!
  孟源(笑):“鼻子还真灵!不愧是属狗的!
  程璐:你敢骂我!
  (程璐穿上拖鞋,笑着冲向孟源,浑身上下骚着他的痒痒肉,这可是孟源最怕的,他把东西往茶几上一放,俩人笑着跳着围着茶几追逐起来。闹了一会儿,程璐终于体力不支,被孟源抓了双手,俩人纷纷笑着躺倒在沙发上。)
  程璐:你别说,这酒味还真不是你身上的,我就说我老公最讲信用,也最爱惜身体了,怎么可能在备孕期间喝酒呢?是不?
  (程璐说完凑上前去亲了孟源一下,也故意这么说,给他提个醒,记着别喝酒。可孟源把这话听成了另一个意思,翻身把程璐压在身下,顿时就面红耳热,手口并用起来。可是程璐却一反常态地呆在那,若有所思地一动不动。)
  (孟源觉出程璐的反常,抽出游走在程璐衣服里的手,抚摸着她的脸。)
  孟源:亲爱的,怎么了?
  程璐:这味道像是......
  (程璐把头转向茶几上的塑料袋,那袋子离她只有半米的距离,味道更加浓重了。)
  孟源(故意问):像是什么?
  程璐(瞪大眼睛盯着孟源):难道真是——醉枣?
  孟源:你猜对喽!(坐起身,打开袋子)就是一个朋友叫了几个人去吃饭,席间有个空军少校说拿了些家乡的土特产叫“醉枣”,我一听眼睛都亮了,就跟他说,我媳妇做了N次醉枣都没成功,一定得让我给我媳妇拿点儿。
  (程璐也慢慢坐起身,她认真地听孟源说着,随着袋子的打开,她的眼神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孟源拿了一颗醉枣,要喂到程璐嘴里,可是程璐却用手接过那颗醉枣,捏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
  孟源(看着程璐):快尝尝是不是姥姥闷得那个味儿!
  程璐(咬一口醉枣,很享受似的闭起眼睛,而后点头):就是这个味儿,可我做那么多次,总是不成功,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孟源(拿一颗醉枣品一下):我也吃不出跟你做的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酒味的枣呗!(停顿一下)你要真想学做这个,就去找我那个朋友拜师,让他教你。
  程璐(盯了孟源几秒钟,然后突然很兴奋):对呀!我拜师傅去学。
  孟源:你还真去呀!
  程璐(激动):当然啦!这是姥姥留给我的珍贵记忆,我必须留住这些。
  (程璐转身去厨房拿来一个带盖的玻璃坛子,小心地把袋子里的醉枣一颗一颗摆在玻璃坛子里,然后拉起孟源的手揽住自己,她靠在孟源的肩头,眼睛却始终未曾离开那些醉枣。)
  程璐(幽幽地):我姥姥以前每年都做这个,孩子们围在周围,姥姥边做边讲,做一次讲一次,我们都觉得姥姥老了,絮絮叨叨,总是讲同样的话,现在真后悔,那时候哪怕是用心听一次也就能做成了。
  孟源(轻抚程璐的肩膀):想姥姥啦?
  程璐(点头):嗯!

  4 程璐父母家 日 内
  程璐(进门换鞋):妈,看我给你们带什么来了!
  程璐妈妈(从厨房边擦手边走出来,往门口看了一眼,又垂下眼眉。):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程璐:哦!孟源他,(停顿一下)他周末加班,最近比较忙。
  程璐妈妈(小声嘟哝):每次一赶上回家就忙!
  程璐(假装没听见):我爸出去了?
  程璐妈妈:今天有个老同事家的孩子结婚,你爸随礼去了。
  程璐:哦!(停顿一下)妈,瞧我这回给您带了点啥,准保你稀罕!
  (程璐说着她把用塑料袋兜着的玻璃罐轻轻地放在茶几上,然后拉过妈妈的胳膊一起坐在沙发上。)
  程璐妈妈(用鼻子嗅了嗅):酒吗?
  程璐(盯着妈妈怪异地笑着,夸张地打开盖子。):“当当当当”。
  程璐妈妈(惊喜):是醉枣!(拿起一颗醉枣放在嘴里,细细地品。)嗯!不错,跟你姥姥那会儿做的醉枣一个味儿。
  程璐:总会时不时想起小时候我们几个孩子围坐在姥姥身边,一起期待坛子打开的画面。那会儿晓雯馋的呀,叠着身子往前探,鼻尖都快挨着坛子盖了。呵呵呵!
  程璐妈妈(微笑):是啊!那会儿一家人一起热热闹闹的,多好啊!
  程璐(拿起一颗醉枣品着):要是能回到小时候,多好!
  程璐妈妈:那时候你姥姥的身体还很健康,而你们也都很听话,可现在呢,你们一个个地不让人省心,而你姥姥也走了!
  (程璐妈妈落下泪来,抽出纸巾擦眼泪。)
  程璐(揽住妈妈的肩膀):好妈妈!不哭了啊!我知道你想姥姥了,我们每个人都想姥姥。其实,您有没有觉得,姥姥一直都在呢,像从没离开过我们一样。
  程璐妈妈(抬起眼看着程璐):有时候真会有这种幻觉。
  程璐:这是因为姥姥一直都在我们心里啊!所以不要太伤心!姥姥啊,没准现在在天上正看着我们呢!你总是这样伤心难过,姥姥怎么能放心呢!准得说:“哎呦!我这宝贝闺女儿这么大了还得叫人担心呦!”
  (程璐试图逗乐妈妈,妈妈用食指戳戳程璐的额头。)
  程璐妈妈:这贫丫头!
  程璐(得意):您看,妈,我要用做醉枣的方式来纪念姥姥,我相信姥姥知道了也会开心的!
  程璐妈妈:是啊!可惜我不会做,自己不爱吃那个,也就没想着要学。
  程璐:我舅舅也不会吗?
  程璐妈妈:他个大男人,更没这心了。
  程璐:我试着做了好几次,却怎么都做不好,差点味儿。
  程璐妈妈(白程璐一眼):真是闲的!有功夫把该做的事做了去!成天瞎折腾!
  程璐:我认为该做的事都做了呀!我用实际行动来纪念姥姥,总比某些人干坐那伤心落泪来的实际吧!(程璐用胳膊碰碰妈妈)哎,对了,妈,晓雯下个月回来,你知道不?
  程璐妈妈:晓雯要回来了!哎呀!这闺女呀!三年了,才知道回来,真是让你舅操碎了心呀!
  程璐:你看,你看!人家还没回来呢,你们就开始这么一阵狂轰滥炸的批评教育,那谁还敢回来呀!
  程璐妈妈:啊!不回来还有理啦!为人父母就想看着儿女幸福,就这么点愿望也不行?到该结婚的年龄不结婚,这都三十的人了呀!能一直逃避下去吗?还长不大!
  程璐:三十也不大呢!人家晓雯现在每天都活得可充实啦!妈,幸福有很多种,也不一定只有结婚生子、按部就班才叫幸福吧!
  程璐妈妈:那你现在觉得充实幸福吗?
  程璐:还好啊!反正我每天都在做我想做的事。
  程璐妈妈:想做的事?你连最基本的社会责任都没尽到,一心只强调自己想做的事!
  程璐:您是指给您和爸爸要外孙这件事吗?我们现在已经在备孕了啊!
  程璐妈妈:当初你们那么坚持不要孩子,要做什么丁克一族,把我和你爸气个半死,现在想要又怀不上了,你说说你们,整天都瞎折腾个啥!
  (程璐妈妈长叹一口气。)
  程璐(嘟哝):当初决定不要孩子只是当初的想法,现在觉得时机成熟了再要,挺正常的呀!
  程璐妈妈:还正常?我看你的生活没有一点是正常的。当初你死活不听劝,非要找个老外,各种生活习惯都不一样,一年里我们的门也登不了几次。现在可好,你们结婚都四年了,孩子也不要,工作也没有。你看人家小君,稳定的工作,儿女双全……
  程璐:得得,又是小君!妈!我的整个童年都是被你这句“你看看人家小君”的阴影笼罩着,现在我都已经三十多了,您还拿小君说事呢!
  程璐妈妈:(激动、生气)这是给你找的榜样,怎么能说是阴影!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太随心所欲了!
  程璐:(小声嘟哝):我们现在不是正在备孕呢吗!
  程璐妈妈(加重声音):怀孕你可以说不由你,这可以等。那工作呢?你好歹也是重点大学的研究生,别成天在家瞎折腾了,啊!听妈一句劝,趁还没怀孕,我和你爸给你找找关系,这年龄也该赶紧稳定下来了,不然孩子出生了,就更不好找工作了,到时候你就真成个家庭主妇了!
  程璐:家庭主妇怎么了?(停顿一下)妈!您为什么一定要我朝九晚五地去上班呢?难道就是为了能有个名正言顺荒废时间的地方吗?我觉得我现在不去上班倒是没荒废时间,把自己想做的事都做了。
  程璐妈妈:璐璐啊,咱不能现实点吗!啊!对你来说,有个稳定的工作才有稳定的收入,咱得靠自己啊,万一哪天孟源变心了,这份工作就是你最基本的生活保障!
  程璐(愤愤地):妈!您都说哪儿去了!就算孟源离开我,我也饿不死!(程璐看到妈妈惊讶地瞪着她,语气缓和下来。)妈!我知道您是为我好,可是我们现在感情很好,而且我也能养活自己。所以啊,妈,请您不要再为我担心了!好吗?
  (程璐用双手握住妈妈的手,程璐妈妈一脸忧郁地看着程璐,神情凝重地叹口气。)

5 机场 日 内
  (程璐在机场迎接堂妹晓雯,看到晓雯穿着白色连帽衫和牛仔短裤,背着双肩背包,拉着拉杆箱款款走来,便迎了上去。晓雯也看到了程璐,俩人微笑着伸出双臂,抱在一起。)
  晓雯:姐!想我了没?(晓雯上下打量了程璐一番,赞叹地点着头。):嗯!看样子更居家了!怎么,不当摄影师又改在家当“坐家”啦!坐得怎样啦?
  程璐(白晓雯一眼):正在磨炼一副好屁股呢!
  晓雯:慢慢练,啊!我可不关心你练多久能当上“坐家”,我只关心我啥时候才能当上小姨呢?
  程璐(笑出声):拖您的福,正朝那方面努力呢!不然各方压力太大,怕承受不来呀!
  晓雯:这方面你可是勇士,敢于直面压力,而我,却选择了逃避。
  程璐:姐知道你是疗伤去了!怎么样?这次回来,做好准备开始新生活了?
  晓雯(坚定的点头):嗯!(一阵沉默)姐,怎么就你一人来接我?我爸我妈呢?
  程璐:怎么?我来接你还不行,还嫌阵势不够啊!
  晓雯(揽住程璐的肩,撒娇):哎呀!不是!我的好姐姐!就是觉得宝贝闺女出去这么久,我爸妈他们也不想?
  程璐(白晓雯一眼):哦!光让别人想你,你怎么不想想别人?当年不辞而别时想爸妈了吗?
  晓雯(用食指指着程璐):你说话可是越来越像我姑了啊!
  (晓雯看着堂姐程璐脸上没有笑意,却有些躲闪且凝重的神情,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晓雯:家里出什么事了?
  程璐(有意躲开晓雯的眼睛,拉起拉杆箱。):没啥。对了,我一会儿还有约,来不及送你回家了,不然,你跟我一起去?
  晓雯:别!你的工作和闺蜜我都不感兴趣,你还是饶了我吧!
  程璐:我相信你一定会感兴趣的!就一小会儿,走吧!
  (程璐硬拉着晓雯,开车到了一个咖啡馆。)

  6 咖啡馆 日 内
  程璐:您好!请问您是林鹏飞先生吗?
  林鹏飞(起身点头致意):是的,我是林鹏飞,您就是程姐吧?
  程璐:我是程璐,这是我堂妹晓雯。
  (林鹏飞对晓雯礼貌地一笑,做手势邀请她俩就坐。)
  (晓雯心理活动的画外音:我姐竟然趁她刚下飞机的档就给我介绍对象,还问我“是不是可以开始新生活了”,真是腻歪!)
  (于是晓雯噘着嘴,狠狠地瞪了林鹏飞一眼,然后斜眼看着程璐,心想,这么骗我过来,看我一会儿怎么给你搅局。林鹏飞对晓雯的这一瞪感到很疑惑。林鹏飞心理活动的画外音:这个女孩看起来好眼熟!)
  程璐:林先生,上次我先生带回家的醉枣味道特别好,因为我姥姥每年都会做这个。
  林鹏飞(给程璐回应一个微笑):哦!那些醉枣也是我上次回老家,奶奶硬要我带来的,她老人家也是每年都在做醉枣。
  程璐(兴奋):真的吗!我母亲说醉枣只在我姥姥的老家那边比较盛行,难道您的老家也在山西忻州?
  林鹏飞(兴奋):对呀!我是忻州人!
  晓雯(撇撇嘴,小声嘟哝):这么老套的套近乎方式!
  程璐(没注意晓雯的情绪,激动地说。)晓雯,这可是我姥姥老家的人呐!
  晓雯(不耐烦):我说姐姐!这么老套的套近乎的方式咱就免了吧,直接开门见山多好!
  程璐(一脸不解):什么?
  晓雯(一字一句地重复):我说,直接开门见山就好,不用这么兜圈子套近乎!
  程璐(情绪激动):晓雯!你在说什么啊!我不就是在开门见山地说吗?
  晓雯(激动):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了,直接说重点不就好了嘛,也好节约大家的时间。
  (林鹏飞尴尬,欲言又止,端起咖啡噎了一口。)
  (程璐尴尬,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突然明白了一切,“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林鹏飞和晓雯都诧异地看着程璐。)
  程璐:哦!是我没事先说明白,我这次约林先生是想请教做醉枣的方法,(看向晓雯)仅此而已。
  (晓雯也立刻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脸刷的一下红了,低下头喝咖啡。)
  程璐:林先生,我想试着去做醉枣,但做了好多次,味道总是不对。所以想请教您醉枣的做法。
  林鹏飞:哦!这样啊!很抱歉,我也不会做,但是我想,可以让我奶奶在电话里把做法告诉你。
  程璐:好!那就麻烦你了!
  晓雯(凑到程璐耳边,压低声音):你发什么神经啊!又要学做醉枣,你又改行美食作家啦?(停顿一下)怎么不问我奶奶呀?我奶奶不是每年都做醉枣吗?
  (程璐看了晓雯一眼,眼神很快躲闪开,一言不语,然后低下头喝咖啡。)
  晓雯(白程璐一眼,轻声说。):生气啦?
  林鹏飞(拨通电话):喂!奶奶!您这两天身体还好吗?(停顿)哦,我挺好的,您不用担心。今天给您打电话是有个朋友想请您帮个忙。(停顿)当然能了,奶奶在我心里可是无所不能的!呵呵!我朋友想问您醉枣怎么做。(停顿)您就别问那么多了,她们就在旁边等着呢,我把电话给这个姐姐啊!(林鹏飞把手机递给程璐。)
  程璐(接过手机):奶奶,您好!(听到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程璐又把电话递回给林鹏飞,指指手机。)挂断了。
  林鹏飞(歉意):抱歉,我离开一会儿啊!
  晓雯(用胳膊碰碰程璐,压低声音):喂!老姐!不会因为我刚才的无礼就生气了吧?
  (程璐依然低头喝着咖啡,没有说话。晓雯见状撇撇嘴,也无趣地低头喝着咖啡。)
  (一会儿,林鹏飞回来了,手里拿着纸和笔。)
  林鹏飞:我奶奶有气短的毛病,也有口音,怕你们听不清,让我把做法记下来写给你们。
  (林鹏飞坐下写字,写完双手递给程璐。程璐看到林鹏飞写得很详细,字也很漂亮,她认真地看完纸条上的字。)
  程璐:我的做法跟纸条上的做法完全相同,可是为什么味道会不同?
  林鹏飞:嗯!这个我确实不清楚,但是我能确定已经把我奶奶说的所有细节都写上去了。(停顿一下)嗯,要不然这样,我下周就要休假了,您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跟我回趟忻州,现在正是枣子收获的季节,我奶奶今年肯定还会做醉枣的,让她手把手教你,如何?
  程璐:哦!那太好了!那就麻烦等你订了车票把具体信息发给我,我去忻州拜师去!
  林鹏飞:呵呵!拜师谈不上,您可以权当成是旅游度假,我们忻州可是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呢!
  程璐:是啊,我也常听姥姥这么说,可惜从来没去过,这次可以如愿了!

7 晓雯家 外 日
  (程璐开车将晓雯送到家门口。)
  晓雯(一手关上车门,站在久别的熟悉的单元楼前大声感叹道):哇!我可爱的家!我亲爱的爸爸妈妈!闺女回来了!
  (程璐看着晓雯的样子,表情凝重地轻叹一口气。)
  晓雯(走到程璐跟前,一把挎上程璐的胳膊):走啦!一起看看我阔别已久的家!

  8 晓雯家 内 日
  (晓雯敲门,晓雯爸爸开的门。)
  晓雯(上去一把搂住爸爸的脖子):爸,我回来了!
  程璐:舅舅。
  程璐爸爸(慈爱地拍拍女儿的背,然后把姐妹俩让进门。):哎,哎!快进来!
  晓雯(兴奋):我妈呢?
  晓雯爸爸(眼神忧郁):你妈,在卧室。
  晓雯(开玩笑的口吻):怎么?知道闺女回来还故意躲起来!什么情况啊?
  (晓雯爸爸疑惑地看着程璐,像是在问:你没告诉她吗?程璐眼神回应。)
  (晓雯走向卧室,推开半掩的门,愣住了,晓雯妈妈虚弱地躺在床上,正看着晓雯。)
  晓雯(担忧):妈,您怎么啦?(又转头问程璐爸爸):爸,我妈怎么了?
  晓雯爸爸:没事,就是刚做了个心脏搭桥手术,昨天刚出院,再静养几天就没事了。
  晓雯(坐到妈妈床边,抓起妈妈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哽咽。):妈!我回来了!我再也不走了,一直陪着您!
  晓雯妈妈(声音微弱):好!好孩子!妈没事,啊!你回来就好,妈高兴!(晓雯妈妈眼角流下泪来)
  晓雯(给妈妈轻轻擦掉眼泪):妈,您好好养着,这两天我给您做饭,把您养得胖胖的,咱要恢复地比原来身体还好!
  晓雯妈妈:好!好!(又忍不住落下泪来)
  晓雯(突然起身):对了,还有奶奶呢!我还没去见我奶奶呢!
  (所有人都沉默,面面相觑,但晓雯没注意到大家的反应,自顾自地朝奶奶的卧室走去。)
  晓雯(推开门,愣住,呆呆地看着摆在桌上的奶奶的遗像,又回头看看站在身后的爸爸和程璐。):我奶奶她……
  程璐爸爸:是的!你奶奶去年就去世了,因为担心你接受不了,当时你的情绪还很不稳定,又只身在那么远的地方,所以……
  晓雯(大声喊道):那也应该告诉我啊!奶奶那么疼我,最后我却不能在她身边……(因为喉咙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程璐爸爸:是你奶奶强烈要求不要告诉你的,她一直到最后都很清醒,坚持不要你回来。
  程璐(上前用双手扶住晓雯的肩):我姥姥走时没有痛苦,她走的很安详!晓雯,你别太难过!
  (晓雯又回身看着遗像,拖着沉重的脚步缓缓走近,“扑通”一声跪在遗像面前。)
  晓雯:奶奶!奶奶!晓雯回来晚了!太晚了!
  (晓雯伏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9 火车站 内 日
  (林鹏飞坐在候车室里玩手机)
  晓雯:原来堂堂的飞行员少校也爱聊微信刷朋友圈啊!
  林鹏飞(抬起头,惊讶):你也来了?
  晓雯(故意沉着脸):怎么?不欢迎啊?
  林鹏飞(慌忙解释):没有,没有,请还怕请不来呢!呵呵!
  (程璐在一旁看着俩人斗嘴吃吃地笑着,直到看到林鹏飞因为嘴笨被晓雯的伶牙俐齿逼得脸红脖子粗的,就赶紧解围。)
  程璐:是这样,林先生,晓雯这阵子刚好休假,听说是去她奶奶的老家,就也想跟着去。
  林鹏飞:嗯,没关系的,程姐,一起去还热闹。(停顿一下)还有,程姐,以后你们叫我鹏飞就行了,不然太生疏,听着挺别扭的。
  (程璐笑着点点头,三人一同就坐。)

  10 列车上 内 日
  (上了火车,林鹏飞对姐妹俩很是照顾,还讲了很多关于忻州的往事。)
  林鹏飞(绘声绘色):我奶奶说在她小的时候,我们那儿家家户户都种着枣树,每年一到金秋,枣子收获的季节,就是我们整个镇子上最热闹的时候。男人们爬上树去打枣,女人和孩子们在树下捡枣,男人们在树上谈论着丰收的好景象,女人们在树下说笑着,孩子们在周围跑着、闹着,时不时地听到女人和孩子“哎呦!”一声,那准是被上面打下来的枣儿给砸到了。那情景可真是比过年还叫人高兴。
  晓雯:对!我奶奶说她小时候她们家也有个枣园儿,每年秋天打下来好多枣,吃脆枣也是甜得很,再挑出成色最好的做醉枣。
  程璐:听我妈说,我太姥姥可是忻州做醉枣的第一人呢!也不清楚是第一个教大家做的人,还是做得最好的人,反正,在当地一说‘醉枣第一人’就都知道是谁!
  晓雯(惊喜地看着程璐):真的呀!哇!我们太姥姥太棒了!(又转向林鹏飞)哎!你听说过我太姥姥吗?
  林鹏飞(怔了一下,摇摇头):没有。
  晓雯(皱皱眉):你是不是忻州人啊!
  林鹏飞(眼神中闪过一丝忧郁):呃!也有可能是当时比较有名,想想这都五六十年前的事儿了吧!
  程璐:是啊!太姥姥都去世很多年了,如今连我姥姥都走了,谁又能记得那些年的事呢!
  林鹏飞(突然眼神一亮):没准我奶奶记得呢!
  程璐(惊喜):对呀!一个村子的,肯定知道,没准还记得我姥姥小时候的事儿呢!真想知道姥姥小时候的事,(程璐突然注意到林鹏飞看着晓雯的眼神,故意话锋一转。)兴许也像我们晓雯一样调皮呢!
  晓雯(瞪一眼程璐,故意娇嗔):怎么又扯上我了!
  (林鹏飞看着晓雯吃吃地笑。)
  (这时,列车广播到达大同站,列车已经停稳,新上车的乘客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在过道里穿梭,林鹏飞怕行李箱碰到晓雯,就用手臂护着晓雯。程璐本来想夸夸林鹏飞的暖心,借以提醒正在翻看杂志的晓雯,但是想到林鹏飞的腼腆,怕他难为情,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微笑着把头转向窗外看风景。)

第二部分 忆

  11 林奶奶的家 内 日
  (林鹏飞带着程璐和晓雯进到林奶奶的屋里。)
  程璐和晓雯:林奶奶好!
  (林奶奶微笑着点头,林鹏飞请姐妹俩坐在林奶奶坐着的床对面的沙发床上。)
  林鹏飞:奶奶,程姐和晓雯是来向您请教做醉枣的方法的,您今年做了吗?可以教教她们吗?
  林奶奶: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正好我今年还没做呢,你们来了,还可以帮我。
  程璐(兴奋):那太好了!谢谢林奶奶!
  林鹏飞:那我们先去打枣。程姐,你们先等会我,我去换身衣服,好爬树。
  (林鹏飞兴奋地边说着边撩开门帘出了门。当再次出现在程璐和晓雯面前时,已经是一身运动装备,很阳光的一个大男孩了,只是背后背着一个大竹筐有些不伦不类。)
  晓雯(大笑):你这装扮,从前面看像是很帅的徒步旅行者,后面看,像是采蘑菇的小姑娘!
  (程璐也笑起来,林鹏飞则不好意思地笑着挠挠头。)
  (坐在屋里的林奶奶隔着窗户也微微咧嘴笑了。)

  12 枣园 外 日
  (林鹏飞欣慰地看着满树的枣子微笑着,然后看准一棵树,纵身一跃,几个动作就爬到了树上。)
  林鹏飞(坐在树杈上喊):把筐里的竹竿递给我,你们负责捡枣,我来打枣。
  (晓雯拿起竹竿,把带钩的一头转到自己这边,仰头递给了林鹏飞。)
  晓雯:那么高!小心点!
  林鹏飞:没事!每年都是我打枣,轻车熟路了。我奶奶说,以前的这片枣树林要大得多,现在只剩下这么二三十棵枣树了,村民们嫌枣树不赚钱,都把枣树砍了,腾出地来种粮种菜了。
  (林鹏飞用竹竿勾住一枝,猛地一拽,一个小枝上带着两颗红透的枣儿就掉落下来,砸到没有防备的晓雯头上。)
  晓雯:哎呦!
  林鹏飞:呀!对不起!砸疼了吧!
  (晓雯揉着脑袋,噘着嘴,白了他一眼,捡起那两颗枣。)
  晓雯(认真地盯着手里的两颗枣)砸疼了我,就得让我把你们都吃掉!
  (晓雯张开嘴对准一颗枣咬了下去,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晓雯又把另一颗枣递给程璐。)
  晓雯:这枣儿可真甜呀!我觉得生着吃更好吃,为什么非要费劲做成醉枣啊!
  林鹏飞(在树上大声说):生枣儿可放不了几天,要是干了还好储存,要是碰上连续的阴雨天,枣就会烂掉的。所以醉枣是一种很好的储存方法。
  晓雯(自言自语地感叹):真可惜!美好的事物总是不能长久!
  (程璐看了晓雯一眼,不知道她是指奶奶的去世还是指她逝去的那段感情,迟疑了一下,没说什么,又低头捡枣。)

楼主:Z桌子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大红枣儿高高挂
手机:13835401083 邮箱:zaotube@qq.com
Copyright © 2012-2021 zaotube.com All Rights Reserved.